凯里银行行长灭门悬案现转机:18年后真凶浮出水面

一名科级干部接受组织调查,竟意外地让这起大案的真凶线索浮出水面。

“2016年7月5日,凯里市某正科级干部黄某某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州纪委监察局2016年7月6日。”
——这是一则在网络上公布的普通违纪消息。
5个月前,它被淹没在浩瀚的新闻稿件中,毫不起眼。
但到了2016年12月初,这条稿子的点击率激增,与此同时,一条爆炸性消息在黔东南州凯里市传得沸沸扬扬:“18年前,发生在凯里市的银行行长灭门案,告破了。”
而犯罪嫌疑人,正是这位被纪委调查的正科级干部黄某某。
一名被纪委调查的正科级公务员,牵出一桩18年悬而未破的灭门大案,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微信公众号ID:gzdsbcfj)对此展开调查。
值得一说的是,嫌疑人杀害银行行长的凶器中,有一把手枪,这把枪,是当时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某的配枪。
早在银行行长被害的44天前,派出所副所长安某就被杀害了。
随着犯罪嫌疑人被锁定,18年前的这桩灭门悬案,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

派出所副所长被害

1998年10月17日,星期六,深夜。
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在回家途中,被人杀害。18年后,凶案发生的地方,已经发展成为中博商业步行街,凯里最为繁华的商业中心之一。
这位成为副所长不到一年的公安干警,当时头部和身体遭受重创,最终被杀。与此同时,配枪丢失。
一位当时参与采访此案的贵州都市报记者,看到办案民警从尸检室出来的时候,一脸凝重。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案件竟然18年未能破获。
更让人意外的是,就在派出所副所长被杀害44天后,这把已经丢失的配枪子弹弹壳出现在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的家中。
乐贵建及其妻子,14岁的女儿以及一位邻居全部被杀害。
这其中,乐贵建身中两枪,而子弹,则来自于派出所副所长丢失的那把配枪。

银行行长之死

被杀的时候,乐贵建只有43岁。
这是1998年12月1日中午,凯里市418医院家属区某栋501号房,乐贵建的家。
没有人能说得清这一天中午到底发生了什么。
即使住在对面的余可也不知道,虽然案发时他在家,但在睡午觉,并没有听到枪声。事后,有公安模拟枪声,在他听来,也仅仅是像“温水瓶打碎的响声”。谁能想到,这个一直以来都其乐融融的小区,会发生持枪杀人案呢?
无数人都在替乐贵建惋惜。
在当地人的话语中,“乐”和“罗”同音,一些网络帖子的爆料中,误将受害者的姓氏写成了“罗”。熟悉乐贵建的人更喜欢叫他乐行长。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评价说,乐行长非常懂礼貌。虽然他当“那么大的官”,但见面之后,还是会特别有礼貌地喊声大姨妈,虽然声音不大,但这位老人听得到。
在乐贵建家对面的邻居余可看来,乐贵建的警惕性一直都不高。
1995年,两家人同时装修房子。中国银行凯里分行的人特意在5楼的楼梯上安装了一道铁门,由乐余两家共用。但这道铁门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乐行长晚上回来的时候,经常忘记关这道铁门。”
余可经常都是深夜12点之后才睡,他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当听到乐行长在门外喊女儿“娴娴”开门进去之后,他就会悄然出来给铁门上锁。
然而,这样的弥补措施并没有什么用,乐行长被杀了。
身中两枪,其中一枪直接打在乐贵建的脑袋上。
18年之后,余可回忆起乐行长时,仍觉得他很和善。一起装修那会,两家人往来特别频繁。相互串门,看看各自的装修风格。“他对人特别客气,没有一点官架子”。

14岁小女孩被杀害

一同被杀害的,还有乐贵建妻子和年仅14岁的女儿。
乐贵建的妻子叫房晓远,当时是418医院的人事科科长。袁凤来曾在418医院财务科工作。她的办公室斜对门,就是房晓远的办公室。
两个人虽然在工作中的接触并不多,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跳舞。于是,她们一起加入了医院的宣传队,经常跳舞参加比赛。
在袁凤来的印象中,房晓远是个重承诺的人。“只要她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袁凤来说,此外,房晓远的能力也很强,宣传队的一些对外事宜需要协调,都是房晓远去办。
让袁凤来印象深刻的是,房晓远对女儿的教育也特别严,有一次,袁凤来和房晓远母女到同事家做客,女儿喊人的声音有点小,离开同事家时,房晓远就教育起女儿:“你怎么不喊人?”远远的袁凤来甚至看到房晓远还推了女儿一把。
或许正是这样严格的教育,住在乐家对门的余可记得,“娴娴特别懂事,嘴巴也甜,一遇到人就喊。”
余可说,娴娴只比自己的二女儿小一岁,两个小女孩的关系也很好。
“娴娴过生日的时候,还会邀请女儿到她家里做客。”余可说,他特别喜欢这个懂事的小女孩。
和余可一样,418大院的邻居们,提到这个小女孩,都竖起大拇指表示夸赞。
“凶手实在太残忍了,连这么小的女孩子都不放过。”
16栋一户居民回忆:案发中午自己也在家,就是一点响动也没有听到,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听隔壁邻居讲诉。

邻居前去“劝架”被杀

案发时,住在隔壁栋的一名妇女正好打开窗户晾衣服。
她听到一声小女孩的惨叫。声音来自于501号房,这个妇女暗自嘀咕了一声,这家人打娃娃,打得太凶了。她似乎有些不忍心,但考虑到对方是领导家,自己贸然劝架有些不妥。
她便找来邻居刘巧云。
刘巧云是418医院放射科登记员。
她的丈夫曾经在中国银行凯里分行当乐贵建的司机,两家关系特别好。在邻居们看来,乐贵建夫妇平时的工作都很忙,有的时候,甚至照顾不了女儿的生活。
于是,很多时候,娴娴直接就到刘巧云家里吃饭,刘巧云也乐于照顾这个懂事的小女孩。
得到消息的刘巧云,先是朝乐贵建家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她决定亲自去劝架,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膀粗腰圆,比常人魁梧的女子,一去再也没回来。一位曾给刘巧云缝针的医生透露,刘的身上总共有21处伤,每一处都很严重。
刘巧云的丈夫找了一天,都没能找到妻子。他曾去501号房乐贵建的家看,大门紧闭,敲门也没有任何回应。又去刘巧云上班的地方问,得到的答复是没来上班。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知道,原来劝架的妻子,已经倒在血泊当中。
余可站在乐贵建家门外,见到了案发后的场景。
乐贵建跪扑在沙发的转角处,他的妻子房晓远趴在卧室门口,女儿娴娴则躺在另一个卧室门口,而刘巧云的尸体,则横在501房门口。
“整个客厅非常凌乱,被褥被人拖出来,堆在客厅。”余可记得,嫌疑人还特意从厨房把煤气罐搬到客厅,一刀将煤气管砍断。余可看得很清楚,煤气管道切口整齐,没有毛刺,“由此可见凶手的刀是多么锋利,用刀是多么的狠。”余可说。
煤气罐的旁边,还摆放着电炒锅,锅里还有烧糊的菜。
在余可看来,这一切的放置都是有目的的,他还注意到,电炒锅的旁边还有两瓶打开的茅台酒瓶。
余可看到的场景,被赶到案发现场的法医证实。这位法医接受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微信公众号ID:gzdsbcfj)采访时说,死者乐贵建的身边,还撒有一些纸币和平时收集的纪念币等,但数额并不大。
“很显然,凶手把两瓶酒倒到锅里,然后打开电炒锅,试图用燃烧的酒精引爆煤气罐。”余可猜测说,或许是煤气罐的余气不多,这才没有发生爆炸。

嫌疑人浮出水面?

18年过去,“派出所副所长被杀案”和“银行行长灭门案”被黔东南州公安系统称之为“凯里两案”,这个案子一度惊动公安部。公安部曾派一名副部长到凯里督办,由顶级专家协助,并悬赏巨额资金缉拿凶手。但案件一直未破,而案件当中的种种谜团也引发人们诸多猜想。
贵州省公安厅和黔东南州当地警方从未放弃侦破。
住在418大院的居民们,几乎每年,都能看到警方的办案人员来到案发现场,那个让无数居民心悸的501室。
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微信公众号ID:gzdsbcfj)了解到,关于如何锁定黄某某为凶手,众说纷纭。有人绘声绘色地描述,正科级干部黄某某的亲属犯事被验DNA,结果发现与当时犯罪现场的DNA吻合度较高,便对他全家进行查验,由此查出了黄某某。
也有人说,黄某某家所在的社区进行指纹录入登记,当录入他的指纹时,仪器突然响了起来。于是,黄某某被捕。
比较可信的版本是,黄某某的确是被指纹“出卖”的,但“功劳在纪委”:黄某某因违纪被纪委部门调查,在录入指纹环节,仪器突然大声“滴滴滴滴”地叫了起来。经过比对,他的指纹和18年前的凶杀案现场指纹高度吻合。由此,一个违纪事件牵出惊天巨案。
纪委查案录入指纹,导致案中案浮出水面是否属实呢?连日来,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微信公众号ID:gzdsbcfj)在凯里经过多方求证,多位在纪委部门的工作的人表示,他们内部的确有这一传闻,但一切案情以官方即将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内容为准。
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了解到,公安部和贵州省公安厅已经于几天前抵达凯里,与黔东南州公安局以及凯里市公安局一起,对此案作进一步调查。
18年来,行长事发住宅一直被封锁着,等待案件告破。

灭门案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装着空调的阳台就是当年的凶案案发房间。
凯里市418医院家属区(以下简称“418大院”)所有的楼房,都有20年以上的历史,楼房旁边,修上两个水泥墩子,这是防止路过的汽车撞到围墙。这些老房子,再也经不起任何冲撞。
红色的砖裸露在外,道路两旁绿树掩映,显得格外协调。每栋楼都是5层,每层住着两户人家,住在这里的人,都是418医院的职工和家属。
这么多年,这里一直很安静祥和。每一栋楼都挂着由城西街道颁的“平安楼栋”牌匾。
当然,这里的祥和是除了那件事。
每一个住在418大院的人,都知道“那件事”。
501号房。418大院的居民们都对这个房子闭口不谈,他们甚至一步都不敢靠近这个房子。
房门刷着绿漆,整整18年,这个当初由主人刷上去的新漆已经变得斑驳,甚至连本来的颜色都分不清。但在灯光照耀下,依然能反光。
住在对面的住户,觉得反光看着“挺害怕的”,便找来一块门板,把501的房门“封”上。
18年前,住在501号房的银行行长乐贵建一家,惨遭杀害。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起曾经惊动公安部,轰动全国的大案,逐渐被人们所遗忘。留下深刻记忆的是,受害者的家属们、418大院的居民们以及曾经和这起案件有过关联的人们。


请风水先生做法事

所有的418大院的邻居都是在1998年12月2日的下午知道这事的。
而此时,已经距离案发过了整整24小时。
如今,60多岁的冯玉桦仍旧记得,那天冷得吓人。
4具遗体被逐一抬下楼的时候,冯玉桦站在自家房子的窗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这些被抬出来的人,可都是自己的邻居,几乎每天都有见面。
他们会笑着打招呼,喊自己一声“大姨妈”。而现在,都变得冰冷彻骨。
楼下,家属们在焦急地等着,每抬下来一具遗体,就引来一片哭声。冯玉桦深受感染,也跟着默默流泪。
418大院的人,无论老少,没有一人睡觉,他们烧上一堆篝火,为曾经的邻居,如今的死者守夜。
这个灭门惨案给每一个418大院的家庭造成不小的心理阴影。
一时之间,他们的恐惧得不到排解。
距离501号房最近的三栋楼房居民们,还特意请了风水先生,杀一只羊,到每家每户做“法事”,辟邪。
“说来有点讽刺,都是高级知识份子,却做着这样让人难以理解的事。”一位居民有些自嘲地说。这个做法,甚至被418医院领导批评了。
“但这正好从侧面反映,这起轰动全国的凶杀案给418大院的居民们带来怎样的心里阴影。”。
距离501室最近的三栋居民们,各家出钱,一起吃了顿饭,算是相互安慰。
然而,这一顿饭,远远不能解决居民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
住在遇害行长家隔壁宿舍的邻居余可(化名)回忆:事情发生以后,一家人曾搬出去住了很多年,案件一直未破,担心凶手杀回马枪。

搬到外面住了7年

一个住在501号房同一栋的李姓的居民,因为害怕,搬出去住长达7年。
“对这个凶杀案确实感到害怕,更害怕的是凶手再杀个回马枪。”接受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采访时,这位李姓居民说。
只要案子一天未破,这种担忧就一直存在。
这7年当中,家中的家电家具都没有带走,每隔半个月,会来一趟家里,拿着需要穿的衣服,立刻就跑,一分钟都不敢久呆。
每次来拿衣服,绝对不敢一个人。都是一家人集体行动,拿着各自的衣服,再走。
即使7年之后,再搬回来住,仍旧会觉得有一丝阴森。
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花一笔昂贵的费用,换上一扇结实的防盗门。在此之前,用的是铁皮门,看起来厚实,其实一踹就坏。
因为就在一栋楼的缘故,很长一段时间,李家的门总是有很多陌生人敲,有的是警察,有的是记者,还有的是看热闹的其他人。久而久之,李姓人家觉得麻烦,就决定不再给陌生人开门,必须是有保卫科的人带,才开门。
和李家一样,418大院很多居民都出去避了一段时间。
冯玉桦就是其中一个,她当时在418医院门诊部当医生,把自己此前没有休过的假全休了,累积下来有一个月的时间,然后回到龙里老家“躲起”。
即使一个月之后,她回来了,也必须要亲戚送到家门口,方才敢进屋。即使大门检查了几遍,反锁了又反锁,但冯玉桦还是害怕得整夜睡不着。
她就起来看电视,一直看到天亮。
那几个月,一直都是这样持续着,晚上睡不着,白天上班打瞌睡。干什么事情都没有状态。
16栋宿舍楼老住户冯阿姨讲诉凶案发生以后,18年以来经常都提心吊胆,从来不给陌生人开门。
惨案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
冯玉桦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住进来的。
每年的中元节,冯玉桦都会记着给这四位老邻居烧纸钱。她不清楚别的邻居们是否也是这样做,但她坚持这样,一半是怀念,另一半是害怕。
事实上,冯玉桦在退休之前,是一名医生。她曾经遇到很多没抢救过来的病人,也见过很多遗体,“甚至让我给死人穿衣服都可以。”冯玉桦说,但她确实害怕这起灭门案。
虽然已经过去18年。
越来越多的老邻居们离开了418大院。
他们陆续退休,有的跟着儿女去大城市居住,有的纯粹就是为了逃离这个地方。
最受影响的,是距离501号房最近的三栋楼房居民。
原先总共30户居民全部住满,如今算来,经历过这个案件的老住户们,仍旧住在这里的不超过10户。
大院里又来了一批新的住户,他们中,长的住了5年,短的住了一年。对于18年前的那段往事,“只是听说,具体就不知道了。”
有的租客甚至不知道曾经的案发现场就在自己的楼上。
现在,灭门案发生的宿舍楼大部分都是一些租客在住。


这些年,418大院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原先这条路,外面的人可以随意通过,262厂的工人们都是从这里路过,灭门案之后,道路的另一端就被封了,陌生人能进小区的少之又少。有时候,偶尔闯进来几个陌生人,都会被警惕的小区居民们盘问。小区每一栋房屋的一楼大门,也都换成了电子门,如果是陌生人想进入,必须在楼下按门铃呼叫,得到主人许可,方才能进入楼道。
18年的时间,太长。灭门案发时,冯玉桦的小外孙当时只有3岁,如今已经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了。
李家人的大女儿,当时在外面读书,在知道这个案子发生之后,便毅然选择留在深圳。从此便很少回家。
死者房晓远的弟弟,再也不愿回忆18年前的场景。
“不愿谈这个事,这是伤痛的事。”贵州都市报记者(微信公众号ID:gzdsbcfj)见到房晓远的弟弟时,他如是说,要我回忆当时的情景,还是很难过。
死者刘巧云的丈夫,之后患病,“不知道是癌症还是抑郁症,最后跳楼身亡。”有知情人士告诉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微信公众号ID:gzdsbcfj)。
法医心中的“刺”
最早报道此案便是贵州都市报记者。
虽然已经过去18年,但他仍旧记得当初采访时的一些细节,嫌疑人作案手段非常专业并且凶残。对乐家未成年的女儿,手段残忍。
和这个案子关联的是派出所长被杀,尸检的现场不能进去。出来的警察的表情非常凝重。凯里的城市小,这个案件在当地像一场地震,人心变得脆弱。
压力也同时给了当时的黔东南州警方。
当地把派出所副所长被杀案和银行行长被杀案合并叫“两案”,一直像两块石头,压着他们。
这个案件在侦破过程中,搞过几次悬赏,征集线索,甚至请李昌钰帮助破案,但都没有进展。
贵州都市报记者在这18年间,一直在关注两案的进展。只要和当地公安接触,都会聊到两案。
他所知道的事,“两案”专案组一直没拆,如果拆了,就意味着放弃希望,会给老百姓带来压力。
另外一个格外关注此案进展的是一名曾参与此案的法医。
可以说,他一直遗憾了18年。
银行行长灭门案发生之后,他就参与了进去。他清楚地记得,仅仅是到现场勘验就用了整整5天的时间,如果是平常,2天的时间已经算多的了。
这么多年,案子一直未破,成为他心里的一根刺。他几乎每年都会关注这个案子的进展,直到他退休。
如今,网络上众多人发帖说警方已经锁定犯罪嫌疑人,他迫切地想知道,嫌疑人的作案动机到底在哪里?当初他究竟是怎样作案的,又是如何逃跑的?
事实上,网上对“两案”的讨论,早在2013年4月就已经有了。网友在论坛上写《突然想818,98年凯里市中国银行行长被虐杀灭门惨案》,讲述银行行长全家被杀的经过,彼时,距离该案发生15年。短短2个小时,就有几十名网友跟帖留言互动。
不过,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核实发现,这个网帖的可信度并不高,多处说法都有问题。比如,受害者银行行长姓“乐”而非“罗”。除行长一家之外,另一位受害者姓“刘”,而非姓“黄”。
这个帖子的热度一直不减,直到2013年9月、2014年、2015年一直都有人在回帖关注。
这意味着,即使过去这么多年,依然有人在关注着这起案件,他们期待着凶手被绳之于法。
2016年12月7日,有网友在这个帖子下面回复“案子终于破了,整整十八年。”再次掀起新的舆论漩涡。


来源:贵州都市报冲锋鸡
原标题:银行行长全家遭灭门 嫌犯18年后现身系一落马官员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30846000:2017-10-19 09:59:50